在进入联盟前两个赛季就一鸣惊人的芬兰长人劳里·马尔卡宁在他NBA职业生涯的第三个赛季远远没有达到人们对他的期望。要知道马尔卡宁在上个赛季每场可以贡献18.7分和9个篮板,怎么看都像一个未来的全明星内线。然而,本赛季马尔卡宁的数据大幅缩水,场均只能得到14.7分,6.3个篮板,同时他的出手数和各项命中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看上去这位潜力“独角兽”在芝加哥公牛陷入了挣扎,是什么让这位在新秀赛季就让所有人满怀期待的内线长人本该在职业生涯上升期却出现全面下滑的趋势呢?

让我们通过本篇文章来回顾一下这个芬兰大男孩的职业生涯并深入分析他在NBA的表现以及展望下他未来生涯的发展。

1997年出生的芬兰长人劳里·马尔卡宁,参加选秀时身高2.13米,体重109公斤。

2017年选秀中,马尔卡宁在首轮第7顺位被森林狼选中,然后作为巴特勒的交易筹码之一来到了芝加哥公牛队,要知道他参加选秀时的模板是德克·诺维斯基,诺维斯基太特别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在NBA始终没有以诺维斯基为模板的球员打出类似诺维斯基的球风和表现,马尔卡宁在NBA的发展之路如何呢?

很快马尔卡宁就在NBA的赛场上给芝加哥公牛和支持他的芬兰球迷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他NBA生涯的前三场比赛,马尔卡宁就投进了10记三分球,成为了历史上用最少场次命中10记三分的球员,接下来他又在41场比赛中打破了最快命中100记三分球的记录。

整个新秀赛季,马尔卡宁的表现虽然有起伏,但却十分惊艳,他在68场常规赛全部首发出场,场均上场29.7分钟,可以得到15.2分、7.5篮板、1.2助攻,投篮命中率43.4%,三分命中率36.2%,赛季结束后,与本·西蒙斯、塔图姆、米切尔、库兹马一起入选了年度最佳新秀第一阵容,放在现在来看,如果不出意外,这届新秀也很可能会成长为黄金一代。

马尔卡宁在公牛的第二个赛季过得并不顺心——伤病开始降临到他的身上,首先是右肘受伤,之后是有点匪夷所思的“过度疲劳,心率加快”,这让马尔卡宁错过了黄金涨球期,也对他的饮食和身体状况产生不小的影响。公牛队同样不平静——芝加哥公牛解雇了旧帅霍伊博格,并扶正吉姆·博伊兰,公牛也开始尝试新的战术体系。

2019-2020赛季,公牛队在2018年NBA选秀中用首轮7号秀摘下的同为大前锋的温德尔·卡特迎来了爆发,这也让马尔卡宁在新主帅新体系下陷入挣扎。但是马尔卡宁仍打出了18.7分和9篮板的超新星级别的场均数据。

2019-20赛季,马尔卡宁场均得到14.7分,6.3个篮板,1.5次助攻,投篮命中率为42.6%,三分命中率为34.4%,罚球命中率为82.4%。本赛季马尔卡宁在三分线外的表现不尽人意,尤其是在两侧45度的三分命中率十分糟糕,分别只有24.4%和27.3%。在三分线外的下滑主要是由于球队战术的变化以及受伤病影响,本赛季公牛队攻防节奏加快,体能相对不充沛的马尔卡宁手感很容易受到影响。

本赛季马尔卡宁在公牛队几乎都被作为一个接球投篮手来使用,但是从他前两赛季的进攻表现可以知道他有很不错的运球技巧以及脚步基本功,是可以持球单打大多数内线球员的,但是作为高个瘦弱型内线他的突破路线仍比较容易被预判。

在进入NBA的第一个赛季,马尔卡宁可以场均命中2.1记三分,上赛季他的场均三分命中个数来到2.3个,无论从打法还是投篮天赋上都有了不少诺维斯基的影子。本赛季,马尔卡宁在球队的战术适应还有个人状态都陷入挣扎。下图是马尔卡宁本赛季三分趋势图,从中期开始起伏较大,他在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份每月的平均三分命中率分别为21.2%、31.2%、41.6%、38.7%和34.8%,尤其是最后的十几场比赛,马尔卡宁的三分表现十分不稳定。

三分稳定性的下降,让马尔卡宁的进攻效率下降较大,也影响到了公牛队的整体进攻效率。本赛季至今,作为掩护人的挡拆进攻在马尔卡宁进攻中的占比为15.4%,主要是考虑到他的身体并不强壮,而且不适合挡拆后去内线进攻,他在挡拆后的进攻效率只领先28.6%的球员;本赛季在马尔卡宁进攻中占比最高的是定点投篮,为31.4%,效率也超过联盟46.3%的球员;最差的还是他的低位进攻,每回合只能得到0.68分,效率在联盟垫底。

新赛季在公牛扮演新角色的马尔卡宁三分出手占比高达53.46%,篮下和3到10英尺的出手占比分别为27.41%和14.89%,10-16英尺一共出手了16次,16英尺外的长距离两分只出手过8次,马尔卡宁的出手越来越魔球化,甚至放弃了自己相对比较拿手的高位策应,在公牛的定位完全成为空间投射型四号位,但以现在的投篮效率,马尔卡宁远没有达到公牛的预期。

在防守端,马尔卡宁从来不是一名合格的护框内线球员,本赛季他的场均后场篮板为5.1个,后场篮板率为17.5%,排在联盟第73位,场均抢断0.8个,场均盖帽更是只有0.5个,防守效率值为107,排在联盟第148位。

马尔卡宁的护框能力在内线球员中垫底,但是他的外线防守在水准之上,他有高度有速度,能够有效地影响到对手的投射,本赛季他可以场均干扰对手投篮2.8次,排在联盟第28位,其中干扰两分投篮6.2次,排在联盟第32位,干扰三分投篮3.1次,排在联盟第62位。

对马尔卡宁影响最大的还是伤病,他NBA生涯至今为止的三个赛季里,他每个赛季都会缺席20场左右的比赛。

经过三个赛季的观察和考验,马尔卡宁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潜力和实力,伤病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影响特别大,因为伤病,年轻球员既缺少了很多赛场上和高水平对手锻炼的机会,也会缺席很多训练,在接受能力最强的年纪不能在实战中摸索提高对年轻球员的成长是非常致命的。

当然即使在伤愈复出后,也需要花大量时间来融入球队,和队友磨合,努力找回自己的状态,NBA每年都有不少青年才俊受伤病影响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前景,甚至被NBA淘汰。

在2019-20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中,马尔卡宁出手了生涯最高的25次,得到35分。他在与马斯·萨托兰斯基的挡拆进攻中,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得分技巧。公牛队给了他自由去寻找自己的投篮机会,而不是站在底角等待队友的三分传球。

尽管马尔卡宁在2019- 2020赛季开局看似强劲,但最终却只是一个例外。在整个赛季中,公牛队开始在挡拆战术中减少对他的使用,而且公牛在本赛季试验了多套进攻战术。马尔卡宁在失去了在球队进攻的中枢角色后曾公开表示希望在进攻上有更多的作为,但是在这个赛季中,博伊伦教练并没有重视他的不满。

马尔卡宁说:“除了投3分球以外,我认为我还可以做很多对球队进攻有帮助的事情。”“最近我真的不能在比赛中做到这一点。只要想办法让我能更多的攻击篮筐,然后拿到罚球就行了。”

博伊伦仍然坚信他在公牛队使用的体系适合“马尔卡宁的风格”。事实上,他只是利用了马尔卡宁的投篮这一项技能,而忽略了他的天赋在他持球发动进攻时发挥得最好这一事实。他是一个更有活力的球员,当他切入篮下得分的时候,当他在转移进攻的时候,或者就像他上赛季所做的那样,跟诺维斯基一样持球虚晃,然后拉起来做一个中距离跳投。

然而,公牛队却让马尔卡宁彻底放弃了他的中距离。在他的新秀赛季,他近17%的投篮来自于球场的那片区域。本赛季,根据NBA的高级统计数据,他的中距离投篮在他的所有投篮中占的比例不到1%。马尔卡宁并不是在公牛队第一个被要求放弃中距离的球员——问问拉文就知道了。

这导致了这位芬兰大个子进步迟缓,人们原本以为他会在第三个赛季再上一个台阶。他的不满在四月份得到了公牛管理层的回应:据报道,当时他告诉球队管理层,如果不做出重大改变,他会选择去其他球队。作为回应,公牛解雇了总经理加尔·福尔曼,并将约翰·帕克森从篮球运营总裁调到顾问职位。

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如果想让马尔卡宁继续发展和成长,而不仅仅是成为一个“接球就投”的大个子,公牛队需要建立一个能够发挥马尔卡宁和扎克·拉文优势的体系。

不需要太深入分析马尔卡宁本赛季的场上表现,很容易就能得出他在进攻端侵略性不足的最大问题,随之在数据端的表现就是他的出手数和投篮命中率全面下降。在马尔卡宁进入联盟的头两年,他场均近70次触球,而本赛季他场均只有45次触球,是职业生涯新低。这导致了他职业生涯场均出手次数的新低(11.8次),低于一个赛季前的15次,也是他进入NBA以来的新低。

马尔卡宁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内线射手,在这个强调空间和速度的篮球时代,他投进那么多三分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吉姆·博伊伦作为公牛队主教练的第一个完整赛季里,马尔卡宁的角色变得不确定。他在球队战术中被降级到站在三分线上等待传球,然后出手三分。他本质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放弃中转球的定点射手,这让他的天赋完全没有得到充分利用。马尔卡宁能很好地控球,他的运动能力被低估了,他能在所有进攻区域得分,然而在公牛队的进攻中他却像凯尔·科沃尔一样被使用。

和很多内线长人一样,伤病很早就开始伴随马尔卡宁的NBA生涯,连续第三个赛季,马尔卡宁都在与伤病作斗争,进入NBA后的三个赛季,他分别只出场了68、52及50场比赛,本赛季他也缺席了一个多月的比赛。

这并不是说在康复过程中的马尔卡宁完全没有问题:他确实需要在篮下成为一个更好的终结者和一个整体上更有侵略性的球员,但是他需要改进的地方可以被修正,他才只有23岁,如果芝加哥做出更多的协调努力使其战术更有利于马尔卡宁,相信他会打得更舒服,在攻防两端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只要保持健康,相信马尔卡宁可以真正成长为小球时代的又一空间型四号位的“独角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